We're sorry but your browser is not supported by Marsh.com

For the best experience, please upgrade to a supported browser:

X

研究和报告

2020年政治风险地图:贸易紧张局势威胁政治稳定

 


2020年,无论是发达市场还是新兴市场中的企业都面临着复杂且经常动荡的政治风险格局。与全球贸易有关的问题将继续存在,从而给企业带来持续的政治和经济不确定性。借助Fitch Solutions提供的数据,达信《2020年政治风险地图》对不断变化的风险环境进行了探索,着重分析了全球化运营企业受到的影响。

  • Stable
  • 80-100
  • 70-79
  • 60-69
  • 50-59
  • <50
  • Unstable
  • No Data

 

2019年全球经历了向多极化世界秩序的过渡,给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带来了重重挑战。预计2020年这一局面仍将持续。尽管中美已经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两国之间的贸易争端尚未完全解决。在诸如知识产权保护以及国家对某些行业的支持等问题上,两国仍会在战略上持反对意见。正如世界经济论坛在《2020年全球风险报告》中所指出:“大国之间的经济对抗是2020年最令人担忧的风险。”

2020年,中美之间的竞争预计将进一步加深,特别是越临近11月份美国总统大选,竞争就越激烈。由于两国都希望减少对对方技术的依赖,因此高科技产业有可能成为两国的主战场。随着中美贸易和投资关系的日趋政治化,企业将陷入这种竞争。中国通信公司华为就经历了挑战-美国对盟友施加压力,要求他们不使用该公司的技术,这种情况在2020年不太可能改变。全球经济体越来越需要在中美技术合作伙伴之间做出选择。

地缘政治将主导中东的风险环境。在撰写本文时,美国和伊朗似乎都在寻求缓和双方之间的紧张关系。2020年伊始,美国发动火箭弹袭击,杀害了伊朗的一名将军,作为报复,伊朗向美国在伊拉克的设施发射了弹道导弹。然而,美伊之间的关系不太可能改善,这将给该地区带来不稳定因素。在近期与美国的冲突中,伊朗意外击落了一架客机,导致其与国际社会的关系紧张,欧洲各国政府已正式启动2015年伊核协议争端解决机制,给该协议的持续履行带来了更多压力。

伊朗可能会使用非对称的方式报复美国,借助其代理人在该地区开展有针对性的暗杀或轰炸活动,包括网络攻击。伊朗也可能寻求对美国的地区盟友施加压力,通过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影响石油供应,进而影响全球经济。伊拉克很可能成为美伊对抗的直接焦点,从而导致该国的政治风险进一步加剧。一月份美伊冲突的一个结果就是,伊拉克内部要求美军撤离的呼声越来越高,此举可能导致伊拉克的恐怖主义风险抬头。

在其它地区,2020年俄罗斯与西方世界之间的紧张关系仍将持续。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作用将进一步增强,例如对叙利亚政府的支持。随着美国总统选举的进行,俄罗斯是否会像2016年那样干涉选举(不利于双方关系),受到极大关注。在欧洲,尽管英国已于1月31日脱欧,但英国与欧盟之间的关系(从经济、政治到安全等各个领域),还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完成分割。

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日益临近。美国选民的两极分化程度很高,尽管特朗普总统在2月5日被判定无罪,但弹劾加剧了各派之间的分歧。另外选举中可能充斥各种虚假新闻报道,使风险进一步增加。

经济不确定性

2020年,经济和政治风险将交织在一起。贸易紧张局势继续给全球经济带来重大风险,而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的爆发也可能使贸易和供应链受到破坏。据世界银行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将达到2.5%,比2019年的2.4%(估计值)略有回升。今年,贸易争端可能给全球经济带来7,000亿美元的损失,企业普遍对此感到悲观。在世界经济论坛2019 - 2020年全球风险透视调查中,有78%的受访者预计2020年经济对抗将进一步加剧。全球债务水平依然令人担忧,截至2018年底,新兴市场的债务已达到GDP的170%。在全球增长前景黯淡、财政和经常账户趋于赤字化、生产增长放缓以及对高风险借贷的偏好日益增加的情况下,债务水平的上升使许多市场的金融稳定受到严重威胁。

同时,2020年全球对经济冲击的抵御能力可能会降低。放弃多边主义和全球合作意味着各国政府可能不愿对全球经济危机做出协调一致的应对,货币和财政刺激的范围也将进一步收窄。

面对这些不利条件,许多政府不得不采取艰难的平衡措施。他们必须通过结构性改革解决经济失衡问题,但这样做会给社会稳定带来风险。2019年末,许多拉美国家遭遇了这一难题,在玻利维亚、智利、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爆发的抗议活动就是例证。骚乱的核心原因是对生活水平下降、贫困程度提高以及长期采取紧缩措施的不满。抗议活动不仅限于拉丁美洲,在伊拉克、伊朗、黎巴嫩、法国和中国香港等地也有发生。2020年,平衡社会和经济稳定的需求可能继续存在,那些在多个国家/地区开展运营的公司面临着更加严峻的政治风险。

管理风险

尽管《2020年政治风险地图》强调,全球地缘政治和经济前景充满挑战,但许多重大机遇依然存在。2020年,新兴市场预计表现良好,实际GDP增长率将从2019年的3.9%提高至4.3%。撒哈拉以南非洲、亚洲及其它地区的市场亟需运输设施、物流网络和电力资产方面的投资。外来专业知识和融资对于开发此类资产至关重要。

然而,希望利用此类机会的公司必须面对复杂且不断变化的风险环境。企业可能面临的政治风险包括货币不可兑换、贸易禁运、东道国政府没收资产以及政治暴力等。同样,当与东道国政府签订合同时,随着该国主权债务水平的升高和宏观经济基本面的走弱,付款违约风险将进一步增加。

企业可以通过购买政治风险保险以及加深对所面临政治风险的理解来管理风险并实现机遇。

私营政治风险保险市场提供一系列信用和政治风险保障,投保人可以单独或共同购买,以获得量身定制的保险计划。承保人提供量身定制的保单条款,承保因下列风险导致的贷款偿还违约以及股权投资损失、资产损失和现金流损失:

  • 由于战争、恐怖主义和其他形式的政治暴力而放弃资产。
  • 由于政治暴力(包括战争)导致资产损失,以及由此产生业务收入损失。
  • 实物资产或股权投资被没收、征用、国有化和剥夺。
  • 根据投资者所在国政府的命令,被迫剥离外国投资。
  • 政府错误地取消了许可证、执照或特许权。
  • 由于政府违约或其他政府行为导致合同落空或取消。
  • 由于货币不可兑换和不可转移,导致跨境现金流受阻。
  • 进出口限制,造成贸易损失。
  • 政府实体未兑现仲裁裁决(违反合同)。
  • 私人实体不偿还债务。

在地缘政治条件不断变化和经济充满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保险公司对政治风险拥有很强的承保意愿。近年来,政治风险保险市场已得到深入发展,可用承保能力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

企业可以通过三个相关但截然不同的市场找到针对政治风险各个方面的潜在解决方案。除了上述政治风险保险市场以外,企业还可以通过政治暴力和恐怖主义风险保险以及绑架和勒索保险来保障相关的安全和人员风险。

欧洲地区

英国的政治风险有所改善,2019年12月的选举使保守党获得了十年来的议会最多数席位,这为总体稳定奠定了基础。在英国于1月31日脱离欧盟之后,焦点将转移到有关英国与欧洲未来关系的谈判上。脱欧过渡期将在2020年12月结束,今年达成贸易协议的压力将会增加。欧盟将寻求通过增加成员国的预算出资来抵消英国脱欧的财务影响,而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将寻求在2020年启动欧洲“绿色协议”。

在希腊,中右翼新民主党在2019年7月的选举中赢得多数席位,大力推行重商政策并改善该国的财政状况,与债权人的关系得到了缓和。因此,Fitch Solutions将希腊的短期政治风险指数评分从61.0提高到65.2,这是欧洲改善幅度最大的国家之一。作为Fitch Solutions总体政治风险指数评分的一部分,一国的短期政治风险指数得分越高,说明该国的政治稳定性越强。

在意大利,民主党与五星运动党之间的联盟将在2020年面临压力,双方在许多问题上存在分歧。他们为防止快速选举并对抗联盟党而形成的权宜性联盟,可能很快就会分崩离析。在针对议会改革以及里瓦钢铁厂未来谈判举行全民投票之前,该联盟都将面临压力。

Europe: The UK saw the region’s largest increase in short-term political risk score.

北美地区

2020年11月的美国总统选举将成为本年度美国政治的焦点,届时美国选民的分化情况可能得到充分体现。由于两党都将注意力放在大选上,而且针对特朗普总统的弹劾案进一步加深了政治分歧(在两党分别控制的参众两院,尤为明显),政策制定将进一步放缓。

同时,美墨之间的紧张关系可能在2020年有所缓解。两国都已批准《美墨加协议》(取代之前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加拿大也有望在短期内完成该协议的法律流程。该协议的正式实施可能会减轻企业对北美地区供应链中断风险的担忧。但是,墨西哥境内的风险仍然很高。2019年,墨西哥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推行经济实用主义,但各种不利条件可能会促使他在2020年采取更加民粹主义的政策。

拉美和加勒比地区

很多拉美国家的政治风险都有所增加,政府发现他们在平衡经济改革与社会稳定之间的关系上面临着越来越严峻的挑战。2019年末,哥伦比亚、智利、厄瓜多尔、海地和玻利维亚发生了反政府抗议活动,社会稳定受到破坏。这些事件之所以受到关注,是因为其严重程度所致。智利,一直是拉美地区最稳定的运营环境之一,今年Fitch Solutions将其短期政治风险指数评分从74.8降至66.7,为该地区降幅最大、全球降幅第三大的国家。预计2020年底动乱将使该国的经济规模比之前缩水4.5%。2020年,塞巴斯蒂安·皮涅拉总统的政府将实施55亿美元的开支计划,并进行宪法改革,以平息抗议活动。

尽管每个国家抗议活动的发生都有各自的诱因,但许多潜在的推动因素(服务不足、经济改革、生活水平下降以及不公平现象)都将在2020年继续存在,从而可能引发进一步的抗议。财政困难将限制政府回应抗议者诉求的能力。

在玻利维亚,2020年的政治环境仍不稳定。埃沃·莫拉莱斯总统因选举舞弊行为于2019年11月被迫辞职。2020年初的新选举可能成为莫拉莱斯的支持者与该国新兴的中右翼之间爆发冲突的导火索。委内瑞拉的政治危机不太可能在2020年得到解决。反对派人物胡安·瓜伊多已获得50多个国家的承认,他正在使出浑身解数,寻求将尼古拉·马杜罗总统赶下台。

在阿根廷,投资者对国家可能恢复干预经济的做法仍然保持警惕,因此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总统需要在2020年进一步阐明其政策重点。在经济衰退、高通胀和货币贬值的背景下,预计费尔南德斯将重启债务谈判。相反,在巴西,尽管2020年10月的市政选举可能有所放缓,但该国仍可能继续开展有利于投资者的经济改革。

Latin America: Chile saw largest change in short-term political risk score.

亚洲/太平洋地区

中国香港是全球短期政治风险指数评分降幅第二大的地区。2019年,中国香港爆发了持续数月的破坏性暴力抗议活动,使中国香港与中国内地的关系受到影响。2020年,政府不太可能满足抗议者的要求,如果抗议活动继续,那么中国政府出动军队干预中国香港事务的风险将会增加。

印度的政治风险也在上升。自2019年12月起,《公民身份修正案》引发了大规模抗议活动; 2020年,印度邦和中央政府之间也可能因此发生争端,总理纳伦德拉·莫迪的权威受到挑战。

由于美朝关系在2018年和解后再次陷入僵局,朝鲜半岛无核化谈判进展缓慢。朝鲜将谨慎维护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个人良好意愿,但朝鲜不愿放弃核武计划以换取美国解除对它的制裁。

Asia/Pacific: Hong Kong saw the region’s largest change in short-term political risk score.

中东地区

美伊关系可能会主导2020年中东地区的风险格局。尽管我们预计双方都不会寻求直接军事对抗,但非故意升级活动有可能发生。伊朗可能会利用其在该地区的代理人来增加对美国及其海湾国家盟友的压力,而伊拉克可能是其活动的重点。有针对性的暗杀、对军事基地和/或关键能源基础设施发动袭击都是可能的,而伊朗也可能会加强在霍尔木兹海峡的活动,这将给商业运输带来风险。欧洲国家于2020年1月启动争端解决机制,使《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在2020年面临进一步的压力。面对美国的严厉制裁,伊朗的经济也将陷入困境,从而引发抗议活动。

在中东其他地方,随着沙特阿拉伯逐步降级军事活动-减少空袭并与胡塞武装展开谈判,也门初步停火似乎可能会实现。但是,2020年双方不可能通过永久决议。在该地区的另一场重大冲突中,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将在俄罗斯的支持下巩固2019年取得的领土成就,与反对派进行和谈的可能性不大。

Middle East: Little change in Middle East short-term political risk scores.

非洲地区

在全球都面临挑战的背景下,非洲有望成为2020年全球经济的领跑者。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增长率将从2019年的3.3%上升至2020/21的3.5%。然而,非洲大陆不断上升的主权债务负担也会给经济带来下行风险。

2020年,随着伊斯兰激进分子增加在萨赫勒地区的活动,西非国家需要努力应对安全风险。 2019年,武装冲突给该地区造成的死亡人数达到201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原因在于边境漏洞和薄弱的地区机构被武装团体所利用。2020年1月,暴力活动升级,有89名尼日尔士兵在一次武装袭击中被杀害。尽管法国加强了安全合作并承诺派遣更多军队,但不安全局势在2020年仍将持续。

此外,多哥、科特迪瓦、几内亚、布基纳法索和马里的选举可能引发政治动荡。在2020年10月的科特迪瓦大选中,候选人之间的竞争使南北地区产生分歧,与选举有关的暴力活动风险将会增加。

除推出经济复苏计划外,南非政府还将在2020年大力促进经济发展,而国有企业的或有负债规模依然很大。南非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内部的分歧也可能使改革势头承压。

卢旺达的短期政治风险指数评分从64.2提高到68.5,成为非洲改善幅度最大的国家。这反映出保罗·卡加梅总统的主导政治地位和稳定政策为经济的持续增长和商业环境的稳健提供了支撑。

苏丹的短期政治风险指数评分从36.3下降至21.7,下降幅度为全球之最。奥马尔·巴希尔总统在2019年4月的政变中被迫下台,此后该国政治动荡加剧。民间团体和军队之间达成了过渡性的权力分享协议,但双方之间的紧张关系在2020年将继续升级。军方寻求推迟民主过渡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Africa: Sudan experienced significant deterioration in short-term political risk score.